• 踏春之地
  • 户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运动类型
MAX户外 文章 MAX专访 | 天弓:不要对人生设限,未来没有不可能!

MAX专访 | 天弓:不要对人生设限,未来没有不可能!

明明就是我 楼 主

2018-12-19 13:53:01

226 3

阿尼玛卿.jpg


绝美的阿尼玛卿看上去纯洁平静,但却危机四伏。巨大的冰裂缝像栅栏一样,横在一支攀登队伍面前。


阿尼玛卿过裂缝1.jpg


由于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雪,很多裂缝被新雪覆盖,难以辨认,队伍只能像蜗牛一般一点一点的行进,时不时还能听见有人因陷进裂缝而发出的呼喊声。



阿尼玛卿冲顶


这是今年 8 月,天弓所在的登山队完成的阿尼玛卿东南坡经 5J351D0022 冰川转南山脊线路商业队的首登,也圆了天弓在 2016 年时就种下的草。


Snip20181219_1.png


第一次攀登,就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登山,天弓说是“有毒,根本停不下来!登山的时候会想很多平时不会想的事情,会结交到很多很有意思的人。”


8166107bgy1fueohcg37kj23342bc4qq.jpg


天弓,真名吴冠炜,出生于成都,高中时打游戏,要取个能吓唬人的名字,于是就想到了 “天弓” —— 天上的弓箭,当时觉得够酷、够吓人,一用就是十几年,也懒得换了。


04 年的时候,高三毕业的天弓接触了人生的第一座雪山——四姑娘山二峰


“当时,体力棒棒的,爬上去没啥压力。不过在那个年代爬个二峰也是值得吹牛的事情了,只记得下山在日隆镇吃了十几个馒头……”


我.jpg


雪山之巅的风景也给了天弓很大的震撼 “四姑娘山二峰景色现在看来虽然一般,但是对于第一次接近雪山的我来说,已经足够兴奋好一整子,也让我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


06 年,天弓又完成了四姑娘山三峰的攀登,不过随后的几年,天弓跑到北京上学了。


“北京肉面为主的饮食让我体重大增,虽然还在周边爬爬小山,玩玩骑行,但因体能和经济问题基本放弃了爬雪山这项运动”


半脊峰冲顶1.jpg

半脊峰冲顶


2016 年后天弓重拾攀登,选择了半脊峰,这也成了他最难忘的攀登经历之一。


“当时洛桑带我们走了相对较难的二号线,16 年时这条线有一段时间没人走了,雪十分松软。那时候我又是个胖子,快到顶的那个刃脊上我每一步雪都陷到腰部,十分痛苦 …… 最痛苦的是只有我陷那么深!好在最终登顶了……哭了……”


半脊峰风景.jpg

半脊峰风景


攀登半脊峰,让天弓沉睡多年的身体一下醒了过来,也为后面的攀登打下了良好基础!


阿尼玛卿C1a.jpg

天弓所在的登山队


今年  8 月,天弓所在的登山队完成的阿尼玛卿新线路商业队的首登,海拔 6282 米,也刷新了天弓自己的海拔纪录和线路难度纪录。


Snip20181219_1.png

辞职骑行川藏 318,人生不能被束缚


在北京期间,天弓邂逅了自己的媳妇,结婚之后两个人开始考虑要个孩子。


“当时的认知告诉我们有了小孩后就不能浪了,虽然现在已经把这个理论推翻了,所以我和媳妇准备在生小孩前做一件自己觉得疯狂的事情。再加上对之前广告公司摄影师的工作也失去了兴趣,那很自然的就辞职了……”


“我媳妇心比我还大,她的态度就是要一起野个够。由于当时自己创业的公司刚起步,非常非常忙,所以我和媳妇是可以说是完全没锻炼就上路了,体力的恢复在路上再说吧……你说我们心有有多大!”


Snip20181218_9.png

没啥准备就出发的两人


那时天弓还是一个商业广告摄影师,辞职之后,两个人花了三个月时间在外浪,从成都骑行到拉萨,从拉萨到尼泊尔胡吃海喝,返回拉萨再到北京、上海见老同学、老朋友。


“当时有三件事印象特别深刻,一个是骑行到如美镇的时候,身上没现金了也没找到 ATM,那还是个微信支付宝没有普及的年代,不得已住了一家好像是人均 15 元的客栈。便宜自然条件就不好了,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味道…… 这天晚上还遇到了场震感挺强烈的地震!住的房子整个都噶几噶几噶几作响。


二是在登巴乡,吃了满是塑料味道的完全没见过的牌子的火腿肠。


第三件就是在米拉山的时候,三小时内遭遇大雨、冰雹、降雪、晚霞、彩虹。”


Snip20181218_8.png


那段疯狂的骑行流浪时光,对天弓的影响也很深,天弓说自己更坚定了年轻人不要急被房贷束缚手脚的想法


当然这段经历也带来了一些意外收获,本来都不准备搞摄影的天弓,却因为骑行回来写的游记帖子,让一些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找到上了他,开始进行合作,重新把摄影这个事业做起来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无数人


这几年因为工作的原因,天弓常常是满世界的跑,骨子里的“野”的性格也让他干了不少疯狂的事情。


8166107bgw1exg4eptom0j218g0p047v.jpg


刚去印度的时候,以为印度火车很差,加速很慢,在火车启动后还在站台上慢慢寻找车厢,结果火车的速度很快就达到了天弓飞奔的极限,最后被两个印度小哥拖上了车厢;


8166107bgw1fbcgwtqhlyj23342bcx6p.jpg


在没有经过攀冰训练,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尝试在四姑娘山三峰攀爬了一段冰面,只为了耍帅,稍有不慎就尸骨无存;


在黑水河野漂,最险的一段大概 30 秒啥都看不见,眼前全是白花花的水。好在后来没敢继续,把漂流艇空放了,后来才知道那段河道日本专业漂流队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


当然这些经历让他看到了很多地方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8166107bgw1exhb61dwy3j218g0xctwa.jpg


印度菜真的很好吃,印度几乎没有火车挂人的情况,印度并没有印度飞饼(至少我没见过);


俄罗斯在老美的制裁下其实发展得可好了,5 年间可谓是翻天覆地;


8166107bgw1fau4tnxe79j21hc0u0b2a.jpg


乌克兰的首都其实很安全,战争并没有带来我们想象中那么多的影响;


大陆物价真的很高很高了……


8166107bgw1exyi6pb5wdj20xc18g15w.jpg


在路途中天弓也认识到了各种有意思的人,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旅游达人、网红、富二代 …… 在和他们的交流中,也加深了天弓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天弓说这几年感受最深的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再加一个阅无数人”


Snip20181219_1.png

我是一个有着摄影师头衔的自由工作者


登山 14 年,旅行超过 10 年,从事摄影也多年,天弓说自己就是一个有着摄影师头衔的自由工作者,爱好登山、自驾、旅游。


8166107bgy1fn8iz36le0j21s01007wi.jpg


对于摄影,天弓也有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 “第一,有故事的照片,且大部分人一眼就能看出摄影师所要表达意思的照片就是好照片;第二,炫酷的,不论看不看得懂都想看的照片;第三、单纯美的照片(*这里不讨论商业摄影和艺术摄影的范畴。)”


8166107bgy1fpvzj6xrddj21hc0u07wi.jpg


比如天弓自己拍过的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是在塔什库尔干杏花沟里拍的一张塔吉克族母亲用手抚摸孩子脸颊,而孩子深情望着母亲的照片。


“过程其实很简单,我们在那个村子扫街,这对母子看到我们了,站在家门口观察我们。显然我也注视到了她们,迅速调整好参数,就在她们流露出爱的那一刹那,我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8166107bgy1fx7o0pod9pj21hc0u0x6p.jpg


对于这份工作,天弓也始终保持着热情“我主要在以年轻一代摄影师的目光拍摄风光和纪实题材,偶尔涉及探险摄影,世界这么大,每到一处新的地方都很容易找到新的感觉。”


Snip20181219_1.png


写在最后


还有几天,2018 就要过去了,这一年里我们见证了太多不可能,“无腿老人”夏伯渝第五次挑战登顶珠峰终于成功;登山家张梁成为首位完成“14+7+2”的中国人;阴霾笼罩的平昌奥运会上,武大靖打破世界纪录赢得首金 ……


阿尼玛攀冰.jpg


我想天弓的一句话很好的诠释了这些“不可能” —— 不要对自己的人生设限,未来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北京砾石益动科技有限公司

MAX户外移动版

京ICP备  13006821号-1 京ICP证 B2-2017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