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春之地
  • 户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运动类型
MAX户外 文章 M记 | 拉萨:在高原做饭,是种怎样的体验

M记 | 拉萨:在高原做饭,是种怎样的体验

楂阿De旅行 楼 主

2018-04-19 17:34:33

1016 2

01


想在高原上做出一顿像模像样的饭菜来,必不可少的家伙就是:高压锅。


高压锅,是从小就认识的,算是我家的老古董了——在我家十几年了,统共也就用过十几次。那便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母亲总是庄重地端出它来,洗了又洗,刷了又刷,只为煮一锅烧肉粽。


0 (3).jpg


虽然熟悉,可我总是敬而远之。那“嗤嗤”冒着气的声音总令我无端害怕,仿佛这个小小的锅里蕴含着无限的能量,一不小心就会造成巨大的伤害。突然就想到了“家毁人亡”这样恐怖的词来。


可是,在高原,我却不得不走近它,了解它,进而使用它。当然投机取巧过,能不用就不用嘛。然而,下场是——面条半生不熟,饺子把皮煮烂了陷还没熟。最后,即使只是煮一小碗面,也不得不堂而皇之地用起它来。


0 (4).jpg


02


能不用高压锅的,便是早上。


清晨,可以泡杯蜂蜜水吃点面包。蜂蜜,是从尼泊尔背回来的。当时在奇特旺国家森林,看见河畔有两个黝黑的当地人摆着小摊子在卖,我毫不犹豫就买了两瓶带回来。


我深信,这才是野生的蜜。每天清晨,一杯蜂蜜水,仿若闻见了尼泊尔森林的气息。


0 (5).jpg


或者煮杯MASALA TEA 。有点类似西藏的甜茶,却又比甜茶来得醇厚。一只尼泊尔的敞口铝锅,放上鲜奶、红茶、姜条、丁香和肉桂等香料一起熬煮。不到半个小时,醇香的味道飘逸而来。是有点小资了。


当然最省事的就是吃糌粑。糌粑是藏族人的主食,他们通常在糌粑里加上酥油,然后用手捏成团,就着牦牛肉一起吃。我吃糌粑,却不是这样。我像吃芝麻糊一样,糌粑粉里加上几勺红糖,用开水冲开搅拌。一搅拌,糌粑粉那股子浓郁的香味便源源不断地飘散开来。真是难得的美食呀。


0 (6).jpg


有时,高压锅还是要派上用场的。比如,熬粥。早上一碗玉米粥或是小米南瓜粥抑或是地瓜白米粥,都足以暖胃暖心。


清闲一点,就熬上一碗养生黑米粥——核桃、红枣、银耳、枸杞子、花生米加上黑米,小火慢熬,慢慢就熬出一碗营养的粥来了。


开始不识高压锅的秉性,要么把粥熬得稀巴烂,要么熬得半生不熟。而现在,每次一开锅,粥都是熬得刚刚好。这便是,我和高压锅长久以来培养出来的默契。


0 (7).jpg


03


现在我在高原上最拿手的还是下面条。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吃饭,做个米饭炒两个菜煮个汤总是吃不完,所以最省事的便是下面条了。


开始图省事总是煮个西红柿鸡蛋面,发觉没吃几顿就腻了。换口味,便做了香菇清汤面。汤面不爱吃了,就折腾着做油泼面。像是无师自通一样,口味竟然做得比面馆还好吃,一连吃了一个礼拜。


0 (8).jpg


最喜欢的,当属浆水面。这是甘肃人的故乡记忆,由于朋友是天水的,她的好友便给她寄了一箱子浆水到西藏。每次想念家乡味了,就煮个浆水,下个土豆面,炒个韭菜鸡蛋。


真是绝配呀,每次我都吃得不亦乐乎,至今依旧上瘾着。好在我已学会精髓,即使朋友已出国旅行,我也还能偶尔饱饱浆水面的口福。


要是有闲情逸致了,就用面粉自己发面,然后做个揪面片。自己发的面,自己揪的面片,那嚼劲可不是一般的好。这手艺也忘了是在北方还是西藏学的,总之还未学到家,暂且不提罢。


0 (9).jpg


04


最让我头疼的,便是这不可控的油温。


油下了锅,是毫无动静的。在内地,油锅热了可见轻烟。在这里,无论火大火小,时间长或短,油锅总是一副静水深流波澜不惊的模样——似乎太任性,想热就热,不想热就不热。


这样的时候,只能靠运气了。当然,运气往往很差——排骨刚一下油锅,便成黑暗料理了;薯条在锅里炸着,一晃眼又焦又糊;藕合明明炸得金灿灿的,一转身的功夫就焦黄了。简直哭笑不得呀。


0 (10).jpg


这油锅,还容易着火。每次煮浆水面,我最怕的就是倒浆水。一倒,火苗上窜,我赶紧躲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真有点酒店大厨师掌勺的赶脚,可惜我一点厨房风骨都没有。


中国人做饭,讲究火候。在高原,我却把握不住这火候。越挫败,便想去琢磨。如今,我和这一锅油似乎有了心灵感应,炸薯条炸地瓜炸丸子炸酥肉炸米团子,那可都是外焦里嫩呢。真的,当你对一样东西感兴趣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能感知到很多奇妙的感应。


0 (12).jpg


05


高原呐,地大物博。何况这独特的地理环境,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奇珍异宝的。比如,冬虫夏草啊。比如,野生松茸啊。比如,手掌参啊。


这些都是炖汤的滋补品,因此时不时要买点牛肉羊肉猪肉来炖。不为吃肉,只为喝那滋补汤。朋友出国前,专门煮了十全滋补老鸭汤补身体。离开藏地哪还有这补汤喝呀,她说。


0 (11).jpg


西藏的饮食,除了典型的藏餐,便是川菜的天下了。又麻又辣又香的西南菜,真是走遍天下无敌手,一吃就上瘾。我也不例外。


一个人不能下馆子吃火锅串串,我就在家自己鼓捣,还整得像模像样。连水煮肉片这么有难度的菜品,我也得心应手了。对,最自豪的当属我做的蘸水,可比街口那家蹄花王的蘸水美味多了。


0 (15).jpg


曾经,明明是引以为傲的厨艺,却在高原认了输——只能讪讪安慰自己是发挥失常。


如今,我已深谙高原做饭之道,壹饭壹粥一菜一羹,自然都不在话下了。


0 (13).jpg

MAX户外移动版

© 2014 -2021 lis99.com 版权所有 京ICP证 B2-20171521

京ICP备  130068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