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春之地
  • 户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运动类型
MAX户外 文章 M记 | 魂牵梦萦的圣地——藏行记(一)

M记 | 魂牵梦萦的圣地——藏行记(一)

大翅“妖”鲸 楼 主

2019-02-26 10:19:49

166 10



前言


当初的“藏行记”是在2018年4月10日开始的为期10天川、滇、藏考察内完成的,写的非常匆忙,很多想说的故事也没能完全呈现给大家。


这次,我把《藏行记》重新编辑发布,希望把当时发生的一切有趣的事情讲述出来,带来与众不同的西藏的故事。


  • 筑梦


对于西藏的向往,由来以久。一直迟迟没有动身是因为自己没有那么长的假期与之相会,与其匆匆见上一面,不如等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再深入这片让我魂牵梦萦的圣地。

十年筑一梦,当我知道中科院这次名为“川滇藏晚新生代陆相堆积考察”的科考行程时,便正式提出申请,希望以北京洞穴探险队员的身份参加此次科学考察,最终愿望得到的实现。可以赴这场十年之约了!


  • 筹备

人员: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与古灵长类研究所张颖奇博士

北京洞穴探险崔庆武领队

在这里要感谢二人对我申请的通过。

第三个人就是我:Alice 北京洞穴探险队员

出行线路:

具体无法公开,此行10天需跨越川、滇、藏、三地,时间紧任务重,不是在开车就是在徒步线路。在出行前经过地形的分析,我们这次从藏经滇进入到川,反走318。

藏方式:

虽然火车是最稳妥的进藏方式,可以更好的缓解高反,但时间真的不允许我们火车进藏,只能飞机。行程是从林芝开始,但逢桃花节,机票贵得离谱,所以我们还是选择的飞往拉萨,再从拉萨搭车到林芝租车,开始我们的科考线路。

自驾车:

不知什么原因,万能的神州租车竟然在西藏地区没有门店,我们只能想办法找正规旅游公司租车,但是经费也实在有限。当时问了好多家公司,最终还是较顺利的选 到合适的车辆。当付过租车费用,老板了解我们所行线路,喃喃自语到,亏了……要是知道每天这么拼,就不这个价格租了,说归说,此行这位老板全程还是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感谢!

住宿:

第一晚拉萨酒店,之后计划是扎营,每扎两天营,住一晚酒店用来调整。如果我个人进藏,一定会选择唯美精致的民宿,但张博士的要求是:经济、人少、低调、远离景区。没有什么可商量的,按要求预订。

  • 出发


一行三人4月9日乘飞机抵达机场,转大巴到拉萨市。高反果然说来就来,一同乘大巴的一个女孩子上大巴时还有说有笑,结果刚一下车,就一头倒在地上。(当场得到工作人员救护)。我和崔队还好,博士说他头有点疼,我给他拿出从家中带天的红景天口服液他也不喝,因为在他眼中,那些只不过是一些“糖水”而已,他处理高反的方式是抗着,他觉得自己身体没问题,抗一下就过去了。


因为第二天六点就要出发,所以与心中朝思暮想的布达拉宫只能如此匆匆忙忙望上一眼,许一个下次再见的约定。


微信图片_20190222145411.bmp


清晨六点,酒店还没有开始提供早餐,但是帮我们准备了三人份的路餐(蛋糕、牛奶和水果)从拉萨到林芝的林拉高速已经通车,全程高速六点出发,翻过海拔5100的米拉山口中午就到达了林芝市。


微信图片_20190222150811.jpg

四月初,5100的米拉山口还是被白雪覆盖。

微信图片_20190222150815.jpg


5100了,此时的我并没出现什么高反现象,一路上趴在车窗上,看不够蓝天与雪山交汇一起的景色。


微信图片_20190222194148.jpg


快到林芝,一路上桃花开得妖艳起来,恍惚间到了真正的世外桃源。


微信图片_20190222194139.jpg


工作就是工作,没有赏花观景的时间,更没有搞摄影创作的机会,所以美景几乎是用眼睛来记录到心里。大多数照片也是下车时随手一拍,胜在景美,并不需要太多的摄影技巧也能成功在朋友圈夺人眼球。


林芝的桃树都很大,比北京的桃树要大很多,有些一簇簇开在那里,有些独立于路边,用它的的色彩撩动人心,我们把这些桃树笑称为~桃树妖~仿佛多年的生长它们己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也许夜深人静时真的可以向西游记中的杏仙一样化身为一位身姿曼妙的姑娘,为意中人献上一舞,摄人魂魄。


微信图片_20190222194153.jpg


从林芝到波密一直沿江而上,江水很美呈碧蓝色,宛如松石一样的诱人色彩。江对面是密林,再往远处望去是无际的雪山。


微信图片_20190222150828.jpg


藏区气候多变,在第一天就让我们领教到,车行林芝到波密中途的山中,竟然下起了雨加雪,行驶需格外小心。


车刚开离镇上,一位藏族小伙向我们挥手搭车,因为车上还有一个空位,我们就停车让他上车。接下来就开始了磕磕绊绊的藏汉一家亲的交流!小伙大概是老天派来给我们做汉语听力测试的吧?经过努力我们还是大概了解到了他是附近的藏民,他家的牦牛在前面的山上,他要搭车去山里看牦牛。(藏民的牦牛大都成群散放在山中,部分地区是不用每天跟着的,只要十天半个月去看上一眼,不过我也真是佩服走了那么多天的牦牛群,怎么还能找到呢?这大概就是牧民们一辈辈承下来的经验。


这位藏族小哥身上的味道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酸爽,在他上车的一刹那,我不由自主的想要停止呼吸。但是我们都是经常在野外生活的人,并没有那么矫情,所以我们三个谁也没有打开车窗换气,怕这样的举动会伤了小伙的自尊心,而是一路上就这么和他聊着天,一直到他要下车的地方,等他下车身影远去后打开车窗,调侃说是不是十天以后,我们就是这个样子了,哈哈哈!


微信图片_20190222150832.jpg


晚上六点,在波密县吃了晚餐,我们驾车经过这座“盔甲山”时,天已经渐黑了,当天的这篇文章是在车上晃着用手机写的!真的很虐!今日在电脑前修修补补的重新发过,希望大家能从我的文章中读到不一样的故事。


敬请期待下篇


鲸生鲸世,我想和你一起!


我是Alice ,我想在MAX把我在生命中遇到的难忘讲给大家,


如果您愿意听我的故事,请关注并支持我~谢谢!


北京砾石益动科技有限公司

MAX户外移动版

京ICP备  13006821号-1 京ICP证 B2-2017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