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春之地
  • 户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运动类型
MAX户外 文章 蓝冰川结组:从是否登顶到如何登顶

蓝冰川结组:从是否登顶到如何登顶

曹美丽 楼 主

2020-10-19 10:04:13

756 0

蓝冰川(5.12a、520m),位于西安泰岭大峪茄子山,是目前国内最高运动攀结组线路。从2018年接触结组开始,便多次听前辈提起这条线路,心中也暗自想自己何时才有可能爬上这样高大的线路,当然对于没能力、也没搭档的自己来说,就是想想而已。

2020年9月7日,绝佳的机会它终于来了,当时正和朋友从北京密云白河的NB峡谷攀岩完下来,手机恢复信号的时候看到华山23、24号举办攀岩比赛的消息,当时我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4人一拍即合,为了比赛,也都为了茄子山,当即就决定报名。

华山比赛期间,我们4人开始搜集线路信息,安排具体行程,可以说是摩拳擦掌,所幸最终比赛成绩也不错,老搭档非囧(费志林)表现神勇,获得男子公开组第2名,我和亮亮(陈柯亮)分别获得第3、第4名。比完赛当天我们一行4人就立即发车,到达山脚的农家院已经是晚上9点了。

因为之前听说的消息,蓝冰川一般需要两天才能完成攀爬和下撤,快的也需要一整天,所以我们早上4点多就起了,中途出了一系列小问题(头灯没电、亮亮没带粉袋,后来用了一个塑料袋代替),最终在7:04的时候开始攀爬,4人分两组:亮亮、飞沙(祁柯铭)一组;他俩先爬,我和非囧一组,在他俩后面出发。

在搭档的鼓励下,我们决定首次尝试running belay(行进间保护),为了学习、也为了提高攀爬效率。在亮亮、飞沙的现场教学下,我俩就这么行进了,不过4人有一个共同目标:不为速度,只为全程free,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当天气温15度左右,伴随着5级大风,在高达数百米的岩壁上,大家都只想着尽快结束攀爬。Running belay确实高效,但也让我们俩感受到了他不同的地方。中间一个小插曲,在线路12的难点处,搭档领攀,此时我处于下一段,由于我用的是atc guide,所以无法及时收绳,最终我用倒攀缩短余绳,非囧随即冲坠,用自己的身体给搭档做了一回保护,体验了一下行进间保护脱落,所幸都没事。

18段,大部分采用共攀,难点处会采用常规先锋保护,以不紧不慢的节奏推进。最终,两队都包括吃东西喝水、攀爬总用时4小时40分钟登顶。飞沙第8段11c简单部分意外脱落,其他部分全部on sight,遗憾没有全程free,亮亮、非囧在第7段11b起步处AID通过,我也在第7段起步处脱落了4次,不过最终艰难通过,完成了蓝冰川的全程free,由于难点正好在起步位置,我理解为运气好,有这个结果,要感谢亮亮、飞沙的技术指导,更要感谢非囧的帮助,领攀了整条线路最难的两段给我打了样。

事后,有朋友告知我可能是首个free完成蓝冰川的人,跟开线员西安岩友梦岩联系后了解到一些信息:1、目前最快完成蓝冰川的是菜花和Eben,采用的是Yosemite Speed Climbing Style,可以同时使用AID & free方式,就是可以拉快挂、踩绳梯;2、光领攀全红的(线路中两处AID其余free),最快的也是6个小时,有了开线者的支持,才敢相信自己确实是第一个free的人。

此前只在网上看到过关于酋长岩速攀的信息,且基本都是采用AID & free的方式,不过不同的攀岩者对红点有不同的追求,电影《ROTPUNKT》中有一句话:攀岩真正的演变是从你是否登顶到你如何登顶,这句话是反映从器械攀登到自由攀登的发展。我认为有AID & free的速攀记录,也可以创造一个全free的速攀记录。

随着攀岩的发展,我也确信这个记录会越来越快。此次攀爬,也证明了自己的想法,验证了高速free的可能性,毕竟攀岩不同于攀登,更纯粹一点的攀爬乐趣更多一些,我们需要登顶,也可以选择令自己更快乐的方式登顶。


北京砾石益动科技有限公司

MAX户外移动版

© 2014 -2020 lis99.com 版权所有 京ICP证 B2-20171521

京ICP备  130068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