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春之地
  • 户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运动类型
MAX户外 文章 M记 | 徒步反穿墨脱线 Day 3:汗密时光

M记 | 徒步反穿墨脱线 Day 3:汗密时光

楂阿De旅行 楼 主

2018-04-19 15:12:13

1036 3

我们决定在汗密歇一天。


湿透的衣服,湿透的鞋子,湿透的全副武装,不允许我们急着赶路。况且,一看到汗密风光,我们是想着能多待一天是一天的。


在汗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一进大山,手机是完全没有信号的,也就是说完全和外界失联了一整天。


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这么多年来出门在外,我从来没有像这次那么渴望给家里报平安。对啊,报平安。那是客栈的卫星电话,信号时有时无,往往要打个十遍八遍才能接通。


整个汗密,也只有这一个卫星电话,有人打电话进来就要左邻右舍呼引:“谁谁谁来电话了,快来接啊!”然后,邻居家的人赶紧冲过来接电话。像极了七十年代那个通讯极其不发达的样子。这部卫星电话,成了汗密和外界唯一的联系。当然,话费也不便宜,一分钟两块钱。 

0 (3).jpg

睡了个天昏地暗,起来也没见太阳。太阳,在这里是奢侈品。这可是原始森林,可是热带雨林啊。一片山,连着一片山。一棵树,连着一棵树。一丛草,连着一丛草。一堆云雾,连着一丛森林。这哪里是人间,明明是仙境。我想,陶渊明老先生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吧。


而这,真的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那么多的树木,想砍哪棵就砍哪棵。那么多的土地,想在哪种菜就在哪种菜。那么大的地方,想在哪搭房子就在哪搭房子。


再看看这些动物们,也自由得不像话。马和骡子,漫山跑着吃草;大黑猪也是,上山下地寻草吃,吃饱了卧地就睡。大公鸡百无聊赖就吼两声,实在闲着没事就去啄酣睡的藏香猪。大黑猪也懒得理它,翻个身继续睡。


哪想到大公鸡坚决不放弃,继续啄继续啄啄到藏香猪失去了耐性——终于打起来了,那场面真是壮观啊。有种鸡飞猪跳的既视感。 

0 (4).jpg

这里,一共有七家客栈。除了像我们这样突然闯入的外人以及过路的背夫和马帮,再无来往的人迹。


漆七客栈,是汗密第一家。十年前,老板是为部队背供给品的背夫,从派镇背过来。当时,一路上都没有歇脚的地方,他就在汗密这个地方搭了个小木屋。每次经过,就在这里过夜,也慢慢修缮着这个亲手搭建起来的屋子。


后来,部队搬迁了,他却离不开这里了。他选择了留下来,为过路的人提供住宿和伙食。如今,他的妻子过来帮他经营客栈,夫妻俩就这样厮守在这深山老林里。


我们在途中曾与老板相遇,他是一支小队伍的向导。他没有说,我的客栈在那里,去我家住吧。因为,现在又有六家客栈开起来了,他尊重我们各自的选择。 

0 (5).jpg

我们最终选择了走更远的路,去住他家。是栋很大很大的木房子,每次上楼梯都会咯吱咯吱响着,很原始也很生态。这房子,可都是墨脱的树木做的呀。


吃的蔬菜,是山里种出来的。吃的油米,是从外面运进来的。炒菜做饭,就用柴火烧。那饭菜,真是美味。也可能是,在这深山里,我们有口热饭吃就满足了,毕竟一路上吃的全是压缩饼干。


客栈里的一切生活起居,都是原始的模样。我们可以大半天蹲在火堆旁烤火,顺便烤烤衣服鞋子,一切都是自然而舒适的。闲时,我们也会去逛逛汗密其他的木房子。有座临江而建的房子很大气,是背崩的门巴族人开的。正值暑期,一双女儿都回到这里陪他们。


二女儿坐在木亭子里,安静刺着十字绣。在这山清水秀之地,做着这般精美的细活,真是绝美的画卷。她说,我们也是从背崩走过来的啊,不过我们走累了就骑马。呵呵,我们也是从背崩走过来的,走累了还是要继续往死里走。 

mmbiz.qpic.jpg

这样闲适的日子,无烦恼也无无忧愁,只有眼下的花好月圆,多好。很多人觉得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他们很苦,其实未必。他们的生活,是都市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惬意。他们的心灵,是我们大多数人早已丢失的美好。他们,活在我们的最初。


这样惬意的生活,我是不想走的。看看山看看水拉拉家常,听听风听听雨听听内心的声音,人生不过如此了罢。我对大喷说,我们再住一天吧。大喷狠狠瞪了我一眼,我不再说话了,哈哈。


在汗密,我留下了一个秘密。也许有一天,你亲自到了这里,你会发现。也许,永远不会发现。

汗密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

到处是生活的原始气息

一堆火的温暖

拜访其他的小木屋

马帮从这里经过

0 (18).jpg

满血复活玩起了自拍,离开了就不知道何时再回来。

MAX户外移动版

© 2014 -2021 lis99.com 版权所有 京ICP证 B2-20171521

京ICP备  13006821号-1